晓天明

山色有无中【瓶邪 雨村】

【壹】

      午睡起来后天就有些阴了,风从低处嗖嗖的往上吹,扬起地面上的尘沙,吴邪环顾院内——没有人。

      叹了口气,转回屋内,桌子上有一杯温热的水,应该是胖子走的时候倒的,水面上还飘着一点碎茶叶,他喝了一点,把旁边的笔记本翻开,书页里夹着他常用的钢笔,虽然现在他们过着退养的生活,但是把一切都记录下来已经成了他的一个习惯,不同于其他笔记,能让胖子看的大呼过瘾,唏嘘他们哥仨的光辉岁月,这本笔记都是日常的小贴士,像什么食物吃了止咳润肺,什么东西放置可以用来除湿……这太平淡了。

      吴邪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,风仿佛在耳边呼啸,夹带着过往的呐喊挣扎,他默默对自己说,这恰恰就是我想要的。这山间空气,这漫漫岁月,都是无数人的血肉堆起来的。

      当初他深陷局中时,几乎所有人都在尽力推他出去,现在他终于走了出来,而那些人,不是离开了,就是……

      我的局,未必是所有人的局。他们都还有自己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  
【贰】

        胖子冲回来的时候吴邪正在屋顶上收拾腌菜,一胖一瘦隔空相望,胖子破口大骂:“这天气怎么说变就变,刚刚不还艳阳高照呢吗!我说这边也太多雨了吧,简直就是雨神的后裔,得亏爷爷我机灵,掐指一算不对赶紧回来,不然又像上次淹在半路上。”

       骂完又招呼吴邪下来:“我说小天真您赶紧下来吧,身体还没恢复好乱跑啥!你现在从内到外整一林妹妹,小哥不在这段日子我可得把你看好了,下来下来,腌菜我收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吴邪:“我都弄完了!我早就没事了!这就下来!”

       胖子一瞥墙角堆的一摞腌菜,咕哝着进屋:“那您还在上头挂着干啥啊,我锅里给你熬了东西,下来下来,看这天气,没准晚饭还得多做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 正值夏季,远方应该是连绵的青绿色,然而恶劣气候下,只剩下灰蒙蒙的轮廓,再看不清其他,风里夹着阵阵凉意,吴邪顺着梯子爬下来,扯着嗓子道:“晚饭做啥啊,你又偷鸡去了——?”

       
【叁】

         山上的天气变得更早一点,张起灵开始返回时正是中午,他这次走的有点远,已经看不见他们居住的村落了,收获还是不少,他看了看压的越来越低的云,内心感到一点麻烦,这次时间估计失算了……不过也谈不上失算,他只是没有阻止自己再多往前一点,着急这种情绪原本是不属于他的,他处理起来实在是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他最近外出的太频繁了,胖子也能理解,吴邪就有些不太高兴,这件事还得瞒着他,他和别人不一样,需要好好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这次带的东西不全是笔记里的,还有一点山里的野味,吴邪的嗅觉没有完全恢复,他们仨已经吃了好久的水煮白菜了,料想胖子也忍受不了。张起灵抬起头——他抄了近道,已经能看见他们小院了,映入眼帘的首先是红色瓦石铺的房顶,经常有一摞腌菜在上面晒着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。风还在刮,但张起灵已经听不到什么了,视野越来越清晰,尽管整个山间阴沉的吓人,他还是如一阵清风一般的——

       迈进了院子。
      

【肆】

       胖子吃的很尽兴,屋外大雨四溅,打在窗户上,这是一场难得的大雨,雨势将一切隔绝,只剩屋内一片温暖,三人围炉夜话。当然,话只属于胖子和吴邪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天真这小子绝对又没喝药,哎你倒是机灵,趁胖爷炒菜,一回来锅都没了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您可别乱说,锅好好的,晚上还炖了一只鸟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不是人小哥从村门口拣回来的?你倒是能耐,扔的够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不是我,那隔壁的隔壁谁她女儿刚刚做活动回来,在门口望了望,我就顺道叫了她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胖子瞪圆了眼,话憋着几次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问为什么不叫你?哦……当时心情不好呗。想着你们也就刚见过吧,应该还不是很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是,是谁想谁到在房顶不下来啊。我只是懒得戳穿你,下次那哥回来时注意着点,房顶都快坐出一个坑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轮到吴邪说不出话,气氛瞬间有些尴尬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张起灵明显愣了一下,看着胖子的戏谑和吴邪的飘忽,意识到了什么:“你在看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,看山啊,山色可好看了,一会儿青一会儿蓝,明媚时是黄色阴沉时是紫色,清晨是金色傍晚是暗红,快下雨了就是灰的,灰蒙蒙一片……什么都看不到了……吴邪想说的很多,但都说不出口,因为这些都不是他真想表达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下次不会了。”张起灵突兀的接了这么一句。火光跳跃,三人欣然而笑,继续这个长长的夜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时山色早就被暴雨冲刷掉了吧,终极是什么也仿佛上个世纪的梦了,十年的坎坷波折也化为吉光片羽了吧,那些伤,那些泪,那些流失的人和事,可以忘记可以放下,但幸好珍惜的你们还在,你们还在和我共享这山中乡野生活,这片宁静的时光。